在省委常委差额选举制度化之前

2021-01-02 00:07

在省委常委差额选举制度化之前,青海、山东等地已在省级党委常委选举中实行了差额选举。1994年之后,据不完全统计,山西、湖南、贵州等省份也都差额选举出了省委常委。

成为正职,尤其是较高层级的“一把手”,既需要积累丰富的领导经验,又需要在实践中锻炼能力与意志;年轻与阅历缺一不可,活力与老成集为一体。

按照1994年中共中央颁发的《地方组织选举工作条例》规定,地方党委常委候选人数,应分别多于应选人数一至二人。

据不完全统计,2011年全国共受理反映违反换届纪律问题的举报846件、查实52件、处理73人。山西省太原市原市长违反换届纪律等案件还曾被公开通报,该张姓市长职务被免,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。

除对个人要求外,还有着眼合力的考虑,尤其是强调党政正职人选在阅历、专长、性格等方面的优势互补。一般而言,选拔党委书记,注重政治坚定、领导科学发展能力强、能够驾驭全局、善于抓班子带队伍等素质。与此相应,兼任党委副职的政府正职则要求党性观念强、工作能力强、合作意识强。

在本次地方换届之前,中央明确重申用人导向,强调坚持德才兼备、以德为先,坚持五湖四海、任人唯贤,注重科学发展,重视基层。

今年5月,新一届广东省委常委从14名候选人中差额选举出13人。

对各级班子正职人选的要求则更上一层:政治上强,作风民主,领导经验丰富,能够驾驭复杂局面,善于做群众工作,清正廉洁。

纵观本次地方党委尤其是省级党委换届安排,中央党校教授叶笃初认为,充分体现了中央有关“五湖四海”思想的设计,突破简单的地域概念,跨越中央、地方、行业及高校之间深层人事安排,以最终达到主要领导干部具有“多项全能”经验、素质的目标。

中央三令五申严明纪律,划定针对“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、拉票贿选”等的“高压线”,触碰者必受严处。此次集中换届前的2010年12月,中央纪委、中央组织部专门下发《关于严肃换届纪律保证换届风清气正的通知》,去年和今年初,两部门联合召开两次严肃换届纪律推进会,以保换届风清气正。

胡锦涛总书记曾对此要求,领导干部要讲党性、重品行、作表率,正确对待个人的进退留转,做到“进”者奋发有为、“退”者心情愉快、“留”者意志不衰、“转”者迎接挑战。

为优化干部结构、增强工作活力,在本次换届中,还有几次干部调任。

江苏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盛克勤对媒体表示,江苏此次实行的差额选举,不存在特殊背景下的特定安排,是党内民主、科学选人用人的成功实践,是制度化安排和成熟做法。据其介绍,江苏实行省委常委差额选举已有数届。

在十七大前后,“60后”省部级干部尚属个别现象,而在本次换届中,年富力强的领导班子展现出清新风貌,“50后”成为主导,“60后”崭露头角。据有关统计,目前各省区市中的“60后”省级领导干部已突破百人。

中央党校教授戴焰军认为,差额选举是选举制度的内在要求。选举的目的是把真正德才兼备的优秀党员选拔到领导岗位上来,从而更好地为百姓服务。在党内提倡差额选举,是对选举人投票权的尊重;对于被选举人来说,有竞争压力才能有动力更好地工作。

中国政法大学行政管理研究所所长刘俊生曾分析指出,“60后”省部级干部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,到晋升到副部级的平均年限为21.3年,其成长道路主要有机关、共青团、国企、大学、研究机构等。

民主与纪律

同时,高学历、高学位也是新一届领导班子的一大看点。具有硕士、博士学历的地方干部不胜枚举。以天津为例,该市党委13名常委中有7人为博士。

既是差额,便有上有下。在整个地方党委大换届中,鉴于一些地方领导职位总数下降,下的人比上的人还多。

广东省委党校教授唐晓阳表示,此前广东省委常委的产生已有过差额选举,只是没有对外公开。这次向社会公开,表明“党的领导干部选拔正变得越来越透明”。

此次省级党委集中换届中,公开披露省级党委常委由差额选举产生的,还有江苏、福建和黑龙江等地。